以眼前局势而言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06-05 00:54 点击数:
自从陆羽一战成名之后,整个血圣宫对陆羽的态度更是崇敬,只有少数的人弄不懂为何圣主的唤宠会变成七级帝王宠?明明是三级金系唤宠啊?血圣宫大殿中,首次由新任圣主召开的长老会议正进行着。在首位的是新任圣主,阶梯下分列两排灰衣老者,多数是由其他分驻点回来报告状况的长老。陆羽在血圣宫大殿中,听着情报部门报告这几日里武林大致上的动态。“南北武林各门派除武当、少林、天山、苍松等十二正教门派外,共计有六十九大门派相继送礼帖至我各分舵,恭贺圣主新接掌教之位。”陆羽不置可否的点头,对他而言,血教的威信名望不是他关心的范围。拿着一叠卷宗的情报部门副长老年纪大概五十左右,留着短短看似精明的山羊胡子,继续说道:“今早少林派有代表送信至宫中,来人还在宫外等候圣主回音。”陆羽想起他刚出密室的时候,在正殿见到的那一群使用唤宠的各门派人物,其中就有一个和尚打扮的长眉老人。“送信来?信呢?”陆羽问道。“信在萝儿这里。”红萝在陆羽身边站着,轻声说:“信中的意思是希望圣主能释放前些日子趁圣主闭关,攻入大殿的正派人士。”陆羽看不懂这个时代的文字,所有的公文都是红萝先帮他看过,口述告知陆羽的。陆羽点头,然后看着座位下方分立的二十多个长老问道:“你们怎么看?要放他们回去吗?”长老们没想到陆羽会有此一问,个个楞了下,才由左长老江青龙出列回答:“属下意思是万万不可,既然正派敢来攻我圣教,就应该有心理准备。再说,若如此容易就释放这一群正派精英,那我血教威名何在?还请圣主多加考虑。”“属下另外有意见。”另一个白发清瘦的老者出列说话:“自古以来虽然正邪不两立,但凡事总有例外时候。以眼前局势而言,朝廷内外动荡不安,强敌番邦虎视眈眈,我大宋随时有破国亡族之祸。此次来犯遭擒的正派人士除了新起的少年英豪外,还有数位各正派领导,在维系我大宋完整的立场来看,这数位正派领导举足轻重,以民生大计而言,这几位仍有不可替代的价值。然就侵我血教一事,的确必须给予适当惩处,方不辱我血教威名。”陆羽一怔,知道自己未曾将心思放在这个时代,自然不会考虑到这么多:“两位说的都对,那这样吧!发令给各大门派,说我们看在苍生百姓的份上,不跟这几个人计较,其他的人还是留在我们这作客,要人就到我血教来抢,来一次杀一个。”陆羽露着微笑想道,有人质在手,应该会安静些,自己也好筹划怎么拿到“和氏璧”。情报部门的报告继续着:“百晓生方惊云公布最新的十大唤宠。”这家伙动作真快。陆羽想起那个中年儒袍书生。“排名第一,血圣宫宫主,七级帝王唤宠六翼神使,暨上古神兵雷光枪。排名第二,奼女宫二宫主,六级水系唤宠银月妖狐暨鬼狐爪……”陆羽由头听到尾,名单中的十个人似乎只有自己持有所谓“上古神兵”,他问道:“江长老,上古唤宠神兵似乎不多,你清楚吗?”“禀圣主,上古唤宠神兵的确不多,在下所知目前有圣主所持雷光枪,江西一字剑派烈空虎牙,北少林玄羽珠总共三种。”秃头老者忙站出人群说明。亏自己花十一两纹银买到神兵,真是够了。陆羽边想边笑。“禀圣主,日前盐帮协同正派联盟来犯后,我教泉州三分舵合力血洗盐帮。取得盐帮帮主所藏的上古光系神武唤宠甲,已连夜运至圣宫,请宫主收下,为我血教添威。”秃头长老江青龙负责南血教对当日来犯的众多门派展开报复,盐帮是第三个被灭门的帮派。他续道:“同时收有黄金一万四千两,白银七十一万两,粗盐不计其数,盐帮产业及生意现交由泉州分舵处理,收入每月底交于总舵。”“唤宠甲?叫人送到后院让青圣妃收下就好。”陆羽坐了一早上,虽然不觉气闷,但是考虑到十来位长老都是六、七十多岁老人,也不好让他们站立太久:“过几天我有事要去北方一趟,这段时间就麻烦各位长老,没别的事就先下去吧!”“是。”长老群们躬身作揖后离开。陆羽回到大殿后住所的前院,等候着陆羽的青霓一见陆羽到了忙行礼。血圣宫分成三个部分,一个是方才开会的大殿,大殿后则是圣主居所,又分成两个部分,陆羽让参与教中事务的红萝跟青霓住在前院,自己跟女孩们则在后院,前后院间有个规模不算小的花园隔开。陆羽挥手停住青霓的动作:“以后没宫中人在场就不用行礼了。”“是。”青霓甜甜一笑,身边有一只大木箱,木箱周围边框镶着铁条,看来坚固厚重。青霓道:“圣主,这是江长老送来的唤宠甲,还请圣主过目。”“唤宠真的有专用甲胄啊?跟神兵一样,能收在神识里面吗?”陆羽好奇的问着,边看着木箱斑驳的外表,猜测着木箱年代。“是的。以神兵跟唤宠甲来说,唤宠甲对不同属性的唤宠伤害更大,因此非常稀少。”青霓说明着:“这一套玄武唤宠甲在‘宠武记志’一书中有记载,属性部分不会有问题,还请圣主放心。”陆羽动手打开刚送来的铁箱,箱内是一件古朴的天蓝色半身金属甲胄,分成臂、胸、腹三个简单的部分,说是甲胄,毋宁说是几块大小不同的金属板。“翼!”陆羽看看“翼”身上的甲胄,再看看箱子里的,心里暗道:这怎么装?“翼”的盔甲看起来好像还比较好用,这几个根本就是铁片嘛!陆羽发出讯息让“翼”自己装备上。只见“翼”弯下腰,右手伸出,一碰到甲胄,仰头就发出一声响亮的啸声,北京33选7然后整个发出银光。唤宠“翼”的长啸声延续了好一会儿, 北京33选7走势图声调始终维持在同样的频率, 北京33选7开奖结果听来虽然响亮却难免呆板。光芒随着啸声停歇散去, 北京33选7网站陆羽这时才看清楚,“翼”身上的甲胄起了许多变化。“翼”原本简单的胸甲整个延伸到下腹部,紧接着大腿的装甲,不仅覆盖程度更高,而且多了许多弯弯曲曲的细小花纹,双臂上的也是。所有甲胄边上滚了一层指头宽金边,而先前的小盾上更有一个极特别的图腾。图腾像极了正在飞行的天使。陆羽边发出赞叹声,边仔细看着“翼”的头盔。简单的头饰延伸到下巴旁,陆羽心神一动,“卡”一声,由头饰两边罩起银色的面罩,贴着“翼”的五官,连唇纹都细细可分。双眼部分则是红色的宝石,陆羽心念再动,“卡”,恢复原本的样子。陆羽不由得惊叹,再看到连六对洁白的翅膀都滚上金属金边后,陆羽真的怀疑还有更强大的唤宠了。回头才发现青霓跟不知何时来到的红萝都紧盯着“翼”,却不敢移动脚步,陆羽不禁一笑。“妳俩想看就看吧!”陆羽走到一旁的凉亭,倒了杯茶喝着:“对了,怎么没见过妳们的唤宠?”“禀圣主,圣女是不能修练唤宠的。在成为圣女之后就会服下改变体质的药物,再也无法使用唤宠。”红萝语含遗憾的说。“是这样吗?”陆羽想了一下,记起血皇霸气诀首章有说,人体神识之中有各个不同窍穴,关系到人的能力与生机,那么应该也有一个窍门可以控制才对:“青霓,去找一个可以使用唤宠的小女孩来。”“是。”青霓发下命令后许久,才有侍卫带来一个山脚下的老妇跟一个四、五岁的小女孩。“下去,带老太太到休息室去。”陆羽轻轻抚着小女孩的背,神识透过血皇诀仔细的观察着,一边跟自己的身体比较,除了掌控性别的部分外几乎都是相同的,约莫一刻钟之后陆羽才收回气劲:“拿一百两谢谢这个小朋友。”陆羽笑笑,接着说:“青霓,送她回去找她家人,请守卫送她们回去”“是。”红萝在陆羽检视女孩身体时就到了陆羽身边,陆羽收回了“翼”,示意红萝坐下:“妳想要拥有自己的唤宠吗?”“圣主的意思是我们也可以拥有唤宠吗?”红萝难掩欣喜的神色。“我没有把握,但是应该可以才对。”陆羽微笑着,看着红萝满脸的欣喜,心里有些不确定,又不忍说出来。“红萝请圣主成全。”红萝忙伏下行礼。青霓刚回到院子就看到向陆羽拜倒的红萝,不明所以只好跟着在红萝身边施礼。“青霓呢?也想重新拥有自己的唤宠吗?”陆羽伸手要两女起来。“想!请圣主成全。”青霓这才知道红萝拜倒的原因,赶紧又要行礼。“都起来。”陆羽再喝了口茶:“我没试过,只能说机会应该很大。妳们谁要先试试看?”领着两女到了陆羽跟女孩们居住的后院内厅,陆羽让青霓站着:“失礼了。”陆羽伸手轻抚上青霓的背,血皇真气透入,贵州11选5而陆羽的神识也跟着血皇真气进入青霓体内,观察着青霓体内存在的窍穴情形。这是陆羽在密室中,随着修习血皇魔功逐渐领悟到的部分。血皇魔功是一门不同于目前其他门派的功法。不只是真气组成上的不同,还有使用上的不同。凡真气,多数讲究以精化气,凝气为用。血皇魔功的不同在于,以血练气,气血合一。因此,在魔功逐渐深入的时候,陆羽神识能够随着血皇真气离身探查,但碍于功力不足,手掌前数寸已经是极限。随着手掌移动,陆羽一步一步的把青霓身上的窍穴跟自己身体做比对,找了一次之后,陆羽奇怪的发现居然无一处不同,只好把神识分的更细小,再一次更仔细地比对。红萝在一旁红着脸不知该不该看。陆羽查探的同时,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右手几乎抚遍了青霓全身,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私密的地方,看青霓红着粉颊,咬着下唇的样子,似乎极为难忍。而青霓的感觉更是不堪,表面上陆羽的手掌只是轻抚着,但是他手掌所到之处都带着温热绵密的气息,透过薄薄的衣裳不仅抚过肌肤,更绵密的刺激所有神经反应,如果不是扶着桌子,早已经站不住脚了。“找到了!”陆羽眼睛突然张开,手掌正贴在青霓下腹下方的私处。然而陆羽却不敢放手,他用神识锁定了一个小小的窍门,手一离开极有可能弄失:“快!召唤看看!”尝试过无数次,青霓早就对召唤唤宠的方法非常熟悉,忙举起右手食指放到自己眉心,一只火红的一级猫形唤宠跟着出现。“呼……”陆羽松了口气放开搭着青霓身子的右手,苦笑了下:“好难找的窍门,总算是找到了。”两女惊异的看着唤宠,青霓顾不得浑身的异样感,拜倒在陆羽面前:“青霓多谢圣主。”“别客气了,只是刚刚失礼了。这个掌管唤宠的窍门不容易找,头一次找难免时间上久了一些……”陆羽不是不知道刚才手上温热带着些许潮湿的异样触感,只不过费心思找了两次,最后不得不连那私密的部位也试试,幸好真的找到了,让他着实松了口气。红萝也跟着青霓下拜:“红萝跟青霓都是圣主的人,请圣主无须在意。”“喔。”陆羽点点头,她们不介意就好了:“都起来,直接比对我比较容易找。”两女站起身子,还在想陆羽的意思。“失礼了。”陆羽告罪了声,双手分别贴上两女的私处。红萝这才知道为什么刚刚青霓的神色会这么奇怪了。陆羽仔细比对两女身上的窍门时,丝丝温热真气不断透入两女私处,绵密紧致,竟然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地方。刚才受过这种手段的青霓呼吸不断的加重,红萝也只能闭着眼睛忍受这种异样销魂的感觉。“有了!试试看!”陆羽手还是搭在两女私处,看到红萝召出褐色的猫形唤宠后才放开:“以后应该没问题了,也真特别,可以藉由药物来闭锁这种窍门。妳们先玩玩宠,我回密室看一下书。”两女施礼送陆羽离开厅内后,青霓随即坐了下来,长长的呼了口气。“很不好受吧?”红萝抱起自己的唤宠也跟着坐下来:“刚刚圣主手才贴着我没多久,我就快受不了了,真难为妳,快一个时辰耶!”红萝想起刚刚的感觉,脸不禁一红,轻声说道:“总算知道为什么圣主的四位夫人都那么听话了。”青霓抱起自己脚边磨蹭着撒娇的唤宠:“自己的唤宠耶……我去换一下衣裳……”“去吧!圣主看书应该要好几个时辰。”红萝很清楚她的感觉,那种绵密羞涩的感觉,而且带着强烈的男人气息,尽管是聪慧过人的血教圣妃,也难以抵抗这种原始的悸动。也只能笑笑摇头了。陆羽在密室足足待了两日一夜,人体窍门多到千百,只有一本在角落多年没人翻起的薄薄书中有一部分介绍,书中也只是介绍比较容易确定的大窍门,他在两女身上找到的细小窍门书中并没有记载,但是那五十多个窍门也确实有相当大的用处。让人详细翻译记录,陆羽才花时间记清楚,并且顺便再练了几周天的内功。经由对这些窍门的认识,陆羽逐步的把血皇气细布到经脉窍穴中,不再只是匆匆流过,也因此花了更多时间。但是相对的陆羽身上的真气量能容纳比之前所有“血圣主”都要多。收功的陆羽知道现在真气容量要比先前大许多,只是与原本真气相对之下,就显得经脉有些空荡荡的。出了练功房后陆羽随意吃了一点东西又回到练功房中,他决定把先把真气练的更充足些。青霓与红萝俩人在练功房外守了三天了,怕耽误到陆羽,只能要厨房随时准备好食物,一待陆羽出关就有的吃。秘室中的陆羽在这三天内,充盈在气脉中的气劲不但逐渐饱满,而且因为陆羽留在窍穴中的真气感应,速度比原先运转要快上许多。陆羽这个细布真气在窍穴的动作,无意间成就了血皇功速成的秘法,由三层“洗脉”进入四层“转髓”,最后一举突破瓶颈,迈入“血皇霸气诀”名符其实的大成境界,第五层“聚浆”。真气运转,由气生液,溢满为实,充盈凝结,聚浆大成。陆羽心里颂唸着“血皇霸气诀”总诀的说明,感受着身体内充盈,缓慢如浆般流动全身经脉的真气状态,同时领着这样奇异的浆状真气,逐步的进入第五层霸气诀心法的真气路线。到了第四天夜里,趴在桌上睡着的青霓跟红萝同时被一声响亮啸声惊醒,刚张开眼睛,陆羽已经在她们面前了:“弄吃的来!快。”“是。”吩咐下人尽快把食物送上来,两女侍候着陆羽更衣,红萝一见到陆羽的脸不由轻声惊呼:“啊!”陆羽白皙的脸庞布着手指宽的红黑纹路,看来仿佛刺青一般。久在血圣宫的红罗知道那正是传说中首代圣主的特征。“恭贺圣主神功大成。”青霓也是一征,然后反应过来福身下拜。“恭贺圣主。”红萝也赶忙下拜。“妳们怎么知道了?都起来。”陆羽笑笑。当红萝跟青霓卸去陆羽外衣时,尽管两人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还是被遍布陆羽身上的纹路吓了一跳,或红或黑的两色纹路在陆羽结实的全身上下,形成一幅诡异却又极有魅力的图案。“我进去多久了?”陆羽忍着腹中的饥饿,面前侍女们已经飞快的端上始终都在锅内热着的菜肴。“禀圣主,四天三夜了。”红萝回答。“难怪我这么饿。”陆羽边用手挑着块红烧肉送进嘴里,边让两女穿上他始终搞不懂穿法的圣主服饰。陆羽吃饱后,身后跟着两女回宫殿,一路上遇到的守卫,仆役尽皆拜倒,为陆羽脸上的红黑纹路讶异不已。陆羽边走,心里思考着:是时候出发了,有第五层的血皇魔功,加上“翼”的奇妙能力,再怎样应该都能保护自己。先出去探探情形好了。“禀圣主,江长老,李长老求见。”陆羽在厅内听红萝转述情报部门针对北方情势的报告,门外侍卫敲门后大声说着。两女闻言收去在厅内嬉戏的唤宠。“恭贺圣主神功大成。”江长老带着个也是穿宫里服饰的老人,两人一见到陆羽面上奇特的红黑纹路,同时行礼。“两位请起,坐。”陆羽阖上放置在桌面上的地图说。“谢圣主赐坐。”两人坐到旁边太师椅上,不敢和陆羽同桌坐下。一旁的侍女奉上茶。“禀圣主,这位是掌管我教兵器堂的李全,李长老。属下听闻圣主即将远行,特请李长老为圣主准备兵刃。”左流长老江青龙恭敬地说。李全赶忙奉上手上长形红木木盒:“属下原本为圣主准备了一把青弘精钢剑,喜闻圣主神功大成,血纹外现,寻常兵刃已禁不起圣主神功。属下焚香祝祷后获我镇教神只同意,奉上我血教镇教三宝之厚背血刀,助教主一展神威。”李全恭敬的打开红木木盒,是一把看来极为厚重的宽身长刀:“此刀名厚背雁翎刀,刀长三尺七分,刀厚二分,重三十六斤半,深海玄铁所制,刀柄为万年沉木铸造,铁石难伤。”陆羽听到重三十六斤半,眉毛不禁一扬:“一般刀顶多三四斤吧?这刀有三十六斤半?”“禀圣主,相传此刀为我教首任教主之护身宝刀,来历已经失传了。”李全说明着。“喔!”陆羽点头,起身拿起黑色长刀,果然入手沉重,远甚一般寻常刀刃。陆羽拿起刀到了院子里,说重不重,说轻不轻,感觉还满顺手的。他运气灌入刀身,乌黑的刀身流转着淡淡红光,虚劈了几下,带起的刀风吹得一旁矮树沙沙做响。“果然好刀,多谢李长老了。”“圣主言重,此乃属下分内之事。”李全忙说。

  本报记者杜雨萌

原标题:《Artifact》2.0进入新阶段 原版玩家将受邀参与测试

会开始有烟瘾是因为跟前女友一起抽的

,,浙江20选5

Powered by 贵州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