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有跟自己几乎相同的历程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06-05 02:17 点击数:
在血教大乱平定之后,陆羽跟女孩们讨论的结果,在可能的情形下,女孩们尽量不参予血教中的事务,甚至减少出现在公开场合,以免给有心人士机会,对女孩们不利。女孩们在陆羽安排下,住在血教总坛附近的城镇中,离血教总坛只有半个时辰左右路程,更有着直属血教的一队侍卫保护着。虽然李灵珊天性开朗好动,但在经过之前血教内乱被困地道以后,对这个结论也没有异议,只是要求陆羽,让人多找些书或新奇玩意给她们打发时间。“妳们看怎么办?”在往女孩们住的大宅路程上,马车内,陆羽指着脸颊的花纹,和额头上五个散开状的红色水晶。马匹整齐地踢着步伐,平稳的行驶着。“圣主不想被人看到的话……”红萝试着帮陆羽戴上一顶一般贵族戴的小帽。陆羽满意的点点头:“嗯,那脸上这些呢?”“有两个办法,”青霓仔细的看着陆羽右脸的纹路:“第一是抹粉,第二是面具。”“面具?”陆羽一听到要抹粉就摇头,他怎么也没办法忍受涂粉在脸上的感觉。“是的。我们教里有不少江西巧匠所制的面具,虽比不上人皮面具,但也是几可乱真了。”“那去多拿一些,妳们俩个也做男生打扮比较方便。”陆羽大喜。“是。”“为什么我们要做男生打扮啊?”红萝有些不解的问,她跟青霓正在房间换装。“笨喔!圣主不要别人看到我们的容貌啊!”青霓也是刚刚才想到这点。“妳是说……”红萝转眼间就由清霓的语气猜到了陆羽可能的想法,有些不可置信地问。青霓点点头:“那表示他把我们当他的人了。”俩人相视一笑。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青霓看着马车里陆羽和红霓正在说笑着,自己却不禁想到。从小被父亲送到血宫,在血宫长大,学当一名圣女,然后回到父亲身边跟着学谋略,使心计,靠近身边想一亲芳泽的追求者多似繁星,自己却只觉得讨厌。唯一的朋友,是同在血宫长大,并称“西湖二美”的红萝,她有跟自己几乎相同的历程。何时开始,心理想的、眼里望的都是这个长的既不是极为俊俏,又不懂吟诗作画的粗人……甚至还是过去最讨厌的血宫圣主。自己喜欢上他了吗?回忆起当时他贴在自己身上的右手,除了羞怯外,没觉得半分不悦。应该是真的喜欢上他吧!否则怎么可能接受一个男人这样对自己?红萝呢?青霓不禁一笑,看红萝现在开心的样子,整个人几乎窝在陆羽怀里笑着,说不喜欢,打死她都不相信。相公传来的讯息说今天会回来,都傍晚了,应该要到了吧?李灵珊、华欣、程风情,三个来自未来世界的女孩都在大厅门边张望着,夕阳的落日霞光映在院子里,让整个院子都在一片宁静温馨的气氛中。罗娜指挥着侍女摆好餐具,一看厅门差点笑出声来,三个女孩都在门边看着,要是在二十三世纪,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形。“回来了,相公回来了!”发现下人领着期待已久的伙伴出现在走廊转角,李灵珊开心的冲出厅去,然后两女也跑了去。还真想把这幕录影下来!罗娜要侍女上菜,自己也往厅前走。“哇!”陆羽抱着飞扑过来的李灵珊,借势退了几步,然后华欣也是一抱,还有一向羞怯的程枫情。“喂!喂!”陆羽伸手轻轻拍拍已经在啜泣的程枫情:“乖乖,别哭了,妳的大姐呢?”“相公回来了吗?”罗娜在三女身后笑着。“嗯。”陆羽对着罗娜笑笑。“二妹,妳们带相公到房间换件衣服去,我们帮相公接风。”罗娜脸上有着温婉的笑容,同样是愉悦的笑容。“喔。”李灵珊放开陆羽的脖子落下地来,擦去快流下的泪:“相公这边请。”陆羽换上了一身简单的灰色衣服,像是个寻常百姓的打扮,也是一直被女孩们携带着,少数陆羽的个人衣物。陆羽跟着六个女孩坐下来,高兴的看着满桌美食。“你喔,看到吃的比看到我们高兴。”罗娜递过筷子给陆羽,话虽然有些调侃意味,眼神没有半点不悦。“看到妳们我也很高兴啊!”陆羽端起碗就吃了,不算短的路程花了四个多小时,早是他肚子饿的时候了:“都快吃饭,冷了不好吃。”这是以血练气的血皇魔功特色。以血练气的血皇魔功,不但没有一般气功心法大成后辟榖少食的现象,反而会食量大增,一般生理需求也远高于寻常人。以碗接过华欣夹过来的红烧肉,陆羽突然发现华欣似乎瘦了一圈,本就纤细的身材似乎更单薄。不禁皱起眉头,在发现李灵娜,程枫情甚至连罗娜都瘦了许多后,陆羽难得的心情极差。发现陆羽停下进食的动作,脸色还不是很好看,尤其是一双眼睛竟然直直地看着自己跟几个姊妹身体,四个女孩心里都忐忑着,异样的气氛笼罩着餐桌。“相公……怎么了?”罗娜在一片沉默后轻声的问。六个女孩都由陆羽停下的动作发现了陆羽心情突然变差,不知道怎么了, 北京33选7走势图四女却直觉和自己有关。“怎么了?”陆羽声音突然大起来, 北京33选7开奖结果略带愤怒的脸庞取代一向随和温恭的表情, 北京33选7网站但还不至于吓坏人的地步:“妳们都不吃饭的啊!”“有啊!”华欣举起碗, 北京33选7手机版下载里边还有小半碗的饭。“还有?每个都瘦了一大圈!我只不过去了半个多月,要是多待一些时间不就看不到人了?”罗娜这才知道陆羽生气的原因,可是她也不想,就是没胃口啊……“过来。”陆羽拉华欣起身,他伸手搭在华欣肩上,血皇真气透入华欣体内,随着检查华欣身上的重要窍门后,陆羽的右掌已经在华欣右间、右胸、小腹、左胸、左肩走了一趟:“明明就没生病,为什么瘦了这么多?”陆羽还在气头上,但是明明她身上的窍门都正常。“吃不下饭啊!”华欣不敢看陆羽的眼睛,声音也越来越小。“为什么吃不下饭?”陆羽几乎用吼的了,听不到华欣小声的说了什么,陆羽又问了一声,感觉到似乎吓到她了,陆羽声音和缓了许多。“想你啊!”华欣转身搂住陆羽的身上,轻声哭起来。“啊……乖,别哭了喔!”陆羽表情一楞,这才发现自己动怒了。像哄小孩一样,轻抱着华欣身体,轻轻拍她的背,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她。感觉到陆羽对她们的心疼,其他三个来自未来世界的女孩,心里都是酸酸甜甜的滋味,第一次看到陆羽生气,原因是因为她们都瘦了。安抚好华欣,陆羽夹了几样菜到华欣碗里。“相公,你的脸怎么了?”刚被华欣一抱,擦去了陆羽右边脸上的粉,露出红黑相间的纹路,罗娜看到时吓了一跳连忙问。还沉浸在陆羽对四女的心疼,青霓忙回神解释:“那是圣主神功大成的关系,没大碍的。”李灵珊放下碗筷,走到陆羽身边,低下头仔细看看,还伸出右手轻触:“会痛吗?”“不会,乖,先吃饭,吃饭完我再解释给妳们听。都别胡思乱想了,乖乖吃饭,没吃光桌上的今天都别想睡觉。”陆羽下了最后通牒。青霓和红萝相视苦笑了下,干我们什么事啊?可是看他如此心疼四女,却又不约而同泛起莫名的伤感。饭饱后,新闻资讯陆羽边述说在离开这里后发生的事,边摸着四女在他身上、脸颊、额头轻抚的手。这跟合体后又是全然不同的感觉,终于四女都停下手,回到她们各自的位置上,陆羽也差不多说完了。“也就是说,相公回血圣宫的目的完成了吗?”罗娜问道。“嗯。”陆羽点头,他回血圣宫一方面了解大环境情势,一方面就是为了学全“血皇霸气诀”。罗娜点点头:“相公打算何时动身呢?”虽然都有心理准备,但是三个女孩脸上不由得都泛起愁容。陆羽答道:“几天吧!我让人去探听消息了,如果没错我要到北方去。”由青霓提供的消息,陆羽知道先前最后“和氏璧”出现是在前朝皇帝的时候,也就是说,极有可能目前“和氏璧”会在皇帝陵寝中。红萝跟青霓在后边为陆羽收拾行李,陆羽看看四周只有她们:“我这次去会尽快回来,我出发了以后妳们尽快准备好。如果可以,一回来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时代了。”晚上陆羽听红萝唸过教内对陆羽派出的探子回报的资料后,梳洗完回房间,他房里多了一个女孩,他惊讶的说:“怎么了吗?”夜深了,女孩们应该都回房去了。“我有事想问你……”独自在深夜来到陆羽房内的是李灵珊。陆羽披上件外衣,从以前就习惯在深夜梳洗身体的他,总是赤裸着上身,虽然在血教万人面前赤裸过身体,可他就不想亵渎这几个跟他来自相同地方的伙伴。陆羽在灵珊身边坐下问:“怎么了?”“我知道你为了送我们回去,这一年多来吃了很多苦。”李灵珊轻声细语的说,言词间多了份温柔,少了以往的剽悍果决。“还好啊!我也是想回去的。”陆羽笑了笑,好玩的看她一反平时开朗直接的模样。“大姐跟我们说过了,以你的个性,可能送我们回去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你了……”李灵珊先是有些难以启齿,但是看到陆羽一脸被猜中的表情,心里就冒着些许无名火,火气顿时上来。陆羽心里一惊,暗道:罗娜怎么知道自己的打算……没听到陆羽的回答,李灵珊总算肯定了罗娜的说法:“你真的那么讨厌我们吗?”“哪是啊!”陆羽抓了抓头,犹豫该如何解释。“我知道你又要说什么我们值得更好的人那种话,不会有人比你对我们更好了,就算我很冲动、任性,你也都对我很好……”李灵珊边说边流泪,让陆羽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了。“你又没有家,躲起来的话,到时我们去哪找你……”“别哭了,我不躲起来就是了,好吗?”陆羽也只能这样说。“如果顺利毕业的话,我们都会继续念公国的大学,你也来,好吗?”李灵珊平日开朗的娇美脸庞挂着泪滴,让人有着说不出的心疼滋味。“好啊!我本来就有打算继续唸书了,不然不好找工作。”陆羽叹了声,边伸手轻轻擦去她脸颊的泪水。“真的喔,勾勾手!”勾过手指后李灵珊才放心一些。“乖,回去睡觉了。”陆羽开始怀疑,他是不是从“相公”升格成了“父亲”了,不然怎么他跟女孩们相处,越来越像父亲对待骄纵女儿的感觉。“不能跟你一起睡吗?”李灵珊一脸期待,心里是单纯想捉弄这个能够信赖、倚靠的好“相公”。果不其然,陆羽边推着她出门,边不停的拒绝:“不能!我一个人睡惯了,妳快回房间……”隔天,吃过饭的午后,陆羽跟四个女孩都在大厅内,女孩们的唤宠不断嬉闹着,陆羽也愉快的坐在门边椅子上看着唤宠们玩耍着。“圣主,太守跟县官来访。”由血圣宫里随着陆羽来到的仆人,到陆羽身前说,手上两张红色的拜帖。女孩们也都停下动作,到了陆羽身边。太守?我血教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吗?陆羽奇怪的看着手上的拜帖,青霓跟红萝都让他派去挑选一批女性护卫了,他要在这一两天尽量加强保护四女安全的武力。“好吧!请他们到偏厅,我马上就来。”陆羽想了想:“娜儿,妳也跟我来。”“好。”“都请坐,有事吗?”陆羽带着罗娜刚走进偏厅,已经在厅里的两个穿着深蓝官服,胸腹前有着官员图腾的中年人连忙起身相迎。陆羽并没依照礼节跪拜行礼,知道陆羽贵为血教圣主,两个大官也不以为意。因为还有事要求陆羽帮忙,更别提这种无关紧要的礼节了。“我是县官姜敏,这位是陈太守。”县官在太守坐下后没入坐,站着说。“太守好,两位来找陆羽有事吗?”陆羽不是不知道见官员应该的礼节,只是他的身份并不是寻常百姓,在这身边没有其他人在的情形下,陆羽并不想弱了血教威名,直接坦白的问着。“先跟宫主告罪,我们两个匆忙来到圣宫,还请圣主海涵。”陈太守双手作揖说。“无妨,”陆羽接过刚离开,现在回到前厅的罗娜递上的茶水杯:“两位到我这来有什么事吗?”“宫主明人明话,我也就直说了。”太守接着陆羽递过的水杯:“据我所知,宫主拥有七级光系人形唤宠,不知可有此事?”陆羽点头,太守双手抱拳,竟然行着江湖中人的礼节,继续说:“我朝长公主,舞安公主,因怪病觅良医始终无效,还请宫主帮忙施术,为我大宋保皇家血脉。”原来是这件事。陆羽记起先前在杭州,曾听说过关于公主在找人形唤宠“雷光翼者”的事:“这事我听说过,我还要问问我家娘子的意见,可以的话我怎么过去找她?”陆羽话说得可进可退,让陈太守碰了个软钉子,陈太守却不太在意,毕竟自己有求于人:“公主目前芳驾在城北宜情园,请圣主务必多加考虑。”陆羽点头,对这个没半点官架子的太守多了几分好感:“我会的。来人,送客。”太守跟县官走没多久,女孩们就陆续到了陆羽身边。“娜儿,跟我去一趟好了。”陆羽说着:“对方是公主,我顺便看看宫里的侍卫武功强不强,好有个心理准备。”陆羽目标是“和氏璧”可能存在的皇帝陵寝,在那照理应该有不少戍守的军士,陆羽猜想将有不少交手的机会。“相公要帮公主治病吗?”罗娜问着,心里却犹豫着陆羽的想法:是为了什么他会想要帮公主治病?一向他对自己四个姊妹以外的事情都不太在意,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会想要医治公主?“嗯,她病没好,会一直有人找到这来,再说她也病了这么久,满可怜的。”陆羽停了下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还说不定治不好呢!”“让珊儿陪相公去好了,珊儿比较懂医学的部分。”罗娜说。灵珊之前在学院有半年时间,为了作毕业测验准备受了相当的医疗训练:“不过娜儿有些不懂,相公的目的应该不真的是为了替公主治病吧?”“不是要帮公主治病啊?生那么久的病,真的很可怜耶……”华欣有些不懂两个人的对话,奇怪的说。“我真正的目的是想看看皇宫侍卫的能力,照说,守护公主的侍卫能力应该跟皇陵那边的守军差不了太多,这样懂了吗?”陆羽一笑,罗娜同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。“也好,娜儿照顾妹妹们。”陆羽说完,唤出翼合体,然后抱起灵珊往屋外飞出。是什么时候这样的了?自己竟然猜不到一向温婉和顺的他想法?难道是自己太粗心?还是他变了?罗娜看着天空逐渐远去了的两人身影,若有所思的想着。

  原标题:韩国再发集体感染:8日新增13例确诊病例 首尔夜店成“重灾区”

  最近十期(第2020020期-2020029期)开出3次以上的红球:01 20;

,,广东11选5

Powered by 贵州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